企業文化
重慶永榮礦業有限公司,永榮礦業,重慶能源
當前位置:首頁>>企業文化

最憶兒時粽子香

標簽:最憶兒時粽子香    作者:文/唐靜敏 責任編輯/陸龍全      時間:2019-06-06

    元宵節里的湯圓,中秋節里的月餅,端午節里的粽子……中國民俗里的每個節日里都有一種主打食品。端午節沒有粽子,就像北方過年沒有餃子一樣,少了節日里最核心的元素。無粽難成端午,粽子不僅是舌尖上的美味,更是中華民族一種難以割舍的情結。

   粽子自古以來就很受國人的喜歡。唐明皇李隆基有一首詩中寫到:“端午臨中夏,時清日復長。四時花競巧,九子粽爭新。”歐陽修的《漁家傲》中也寫到:“五色新絲纏角粽,金盤送,生綃畫扇盤雙鳳。”蘇軾 在<<浣溪沙·端午>>寫到:“輕汗微微透碧紈,明朝端午浴芳蘭。流香漲膩滿晴川。彩線輕纏紅玉臂,小符斜掛綠云鬟。佳人相見一千年。”可見,古代上至皇家貴族,下至黎民百姓,都要在端午節包粽子。這個習俗延續至今,已經成了我們民族文化的一部分。小小的粽子里,包裹了人們太多的情感和寄托。

說起端午,就不得不說到三閭大夫屈原。人們喜食粽子,不僅緣于其味美,更是緣于粽子里包裹著對屈原的祭奠和懷念。記得小時候,每逢端午節,母親總會提前兩天將粽葉和糯米泡漲,期間還要換幾次水,在端午節的頭一晚用泡發好的糯米小心翼翼地包成一個個三角形的粽子,再用麻繩系緊。待全部包好后便放在一口大鍋里,燒旺柴火烹煮。火燒起來了,柴火在灶膛里霹靂吧啦作響,熊熊火苗歡快地舔著鍋底,鍋里的粽子滋滋地冒著大氣。不多時,滿屋便是粽香四溢。我和哥哥早早地守在鍋邊,可粽子要煮很久,半天都出不了鍋。我們兄妹倆忍不住時不時地揭開鍋蓋看看。那個急呀,像極了熱鍋上的螞蟻。有時候實在等得不耐煩了,便在家門口和小伙伴玩一會兒。可心里惦記著粽子,哪里還有心情愉快地玩耍。于是,每隔幾分鐘就又跑回屋里問母親粽子煮好了沒有。那時候,饞嘴的兄妹倆總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

粽子終于出鍋了,母親把煮好的粽子剛放進灶臺上的大盆里用涼水冷卻著,饞涎欲滴的我和哥哥便顧不了燙手,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進盆里把粽子撈出來。父親欲在一旁給我們訴說端午節吃粽子的來歷。可我們兄妹倆眼里心里只有粽子,哪里還有心思聽父親細說屈原的故事。每到這時,慈愛的母親總是溫柔地摸摸我們兄妹倆的頭,笑著對父親說:“看孩子那饞樣,還是等一會兒在飯桌上再說吧。”我和哥嘴里一邊吃著粽子,一邊忙不迭地說著“還是媽媽最懂我們的心,媽媽萬歲!”而母親看我們狼吞虎咽的樣子就會說到:“慢點吃,還有呢,別噎著燙著。”我們兄妹倆一邊應著,一邊回答道:“知道啦。”

午飯前,母親照例要在我們兄妹倆的額頭上搽點雄黃酒。有時候,一不小心酒液還會流到嘴里,覺得味道怪怪的,于是只得往外“噗噗”地吐。那時候內心其實是拒絕的,但念及母親說的雄黃酒可以消災避邪,也就不再反對了。

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家家戶戶幾乎都是包的白水粽,雖然里面只包裹了糯米,沒有其他配料,但蘸著白糖和芝麻面吃起來特別香甜。時光荏苒,如今,我已人到中年,從前包粽子的棕黑色、背面有微毛的寬厚粽葉市場上已不見蹤影,父親和哥哥也都不在了,小時候吃粽子的場景再也沒有了,媽媽也沒了包粽子的心情了。

隨著經濟的發展,人們的物質生活越來越好了,粽子早已不是端午節特有的稀罕物什。超市里,各種琳瑯滿目的粽子品種越來越多,包裝越來越精美,越來越有文化底蘊,隨時都可以吃到,也不用刻意在端午才能吃到了。可每年端午節,我還是會買幾只白水粽和家人嘗嘗。可吃著粽子,卻再也沒了兒時那種歡欣和滿足感了。有的只是對屈大夫的那種敬仰祭奠和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積淀了。

當我和女兒聊起小時候吃粽子的趣事,女兒的眼里總夾雜著幾絲不屑和揶揄的意味。唉,如今的零零后哪里能夠體會我們那個年代的食粽之樂呢?

兩千多年來,我們祖祖輩輩都在祭奠屈原。不管磨難,無論風雨,每年的端午節總會如期而至,粽香也會如期飄蕩在五月初五這天。粽子,千百年來盛行不衰,不僅是一種節日美食,更是中華民族文化傳承的符號,至今在人們的心中仍有無窮的魅力。 

 


      地址:重慶市榮昌區廣順街道成渝東路103號  電話:023-46384298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402465
版權所有:重慶永榮礦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重慶云威科技

渝公網安備 50022602000204號


工信部備案號: 渝ICP備18008005號-1

彩票大奖怎么领取